當前位置 : 首頁 > 營銷活動

針對2020年“脫貧攻堅工作”,劉永富這樣說——《讀懂中國》

2017-05-19


針對2020脫貧攻堅工作,劉永富這樣說

 

大家都知道,2016年是全國貫徹落實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精神,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首戰之年,也是我們扶貧開發歷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。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先生,圍繞這一主題這樣說。

 

 

答問實錄

 

記者:劉主任,我想請問一下今年精準扶貧的計劃里提到要集中攻堅,第四個是陳規陋習,重點解決群眾因婚喪嫁娶講排場、搞攀比等導致的致貧返貧問題。請問,今年在集中攻這第四個方面有哪些具體的措施?謝謝。

 

劉永富:確實像你說的一樣,貧困的原因是多種的,其中有一部分人就是因為陳規陋習造成的。解決這個問題是一個長期的任務,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解決的。我們要抓緊做,要加強思想教育,通過村民的民主自治方式來做這個事情。比如有的家庭本來很窮,一家一年的收入只有一兩萬塊錢,他辦一場婚事,還不算彩禮,花個十萬八萬。喪事也是大操大辦,這樣的陳規陋習,對婚喪嫁娶大操大辦造成了致貧或者返貧。對這一類情況,我們一方面要做思想工作,讓他們改變思想觀念。另一方面,推廣一些地方的成功經驗,有些村里的村民委員會,成立一個紅白喜事管理委員會,結婚當然是好事,可以辦上三桌五桌,每桌三百五百元,甚至再多一點,根據你家里的承受能力來確定標準,份子錢也隨得比較多,越隨越多,大家就想把份子錢吃回來。這兩方面,紅白喜事管理委員會都要管,一方面管辦事的人,另一方面管隨份子的錢,不能超過一定標準,像50 塊、20 塊、100 塊。現在我們主要是通過這方面基層的自治,民主的管理,再輔之以思想教育工作來逐步地解決這個問題。謝謝。

 

記者:我想提的是關于扶貧資金安全的問題。扶貧資金是貧困群眾的救命錢,社會關注度很高,山東也是在全國率先將扶貧資金審計貫穿到了扶貧的全過程。然而現在,基層干部挪用扶貧資金等這種違法的案件時有發生,侵害群眾的切身利益,在脫貧攻堅的決勝階段,要如何加強扶貧款的監管,真正發揮救命錢的作用。還有一個問題是在扶貧資金整合方面,現在中央和地方層面分別還存在著哪些阻礙,要如何解決?謝謝。

 

      劉永富:扶貧資金有效使用對脫貧攻堅至關重要,中央重視、社會關注,這個問題既是一個老問題,又是一個新問題。我們必須要始終抓住不放,要把它解決好。第一,就是改革完善我們的制度,如何分配、怎么使用,這個事情要把它設計好。這幾年我們做了一些工作,應該說這一項工作目前基本完成。第二,要加強嚴格的監管。這幾年監管的力度越來越大,由于這項資金涉及面廣、線長,一直到縣鄉村,可以說分布在全國各地,尤其是基層監管的難度還是有的。但是總體上講,是在逐步好轉的。我可以給大家介紹一些情況。一是2013 年審計了17 個縣,問題資金占被審計資金的15%2016 年審計了30個縣,問題資金是3%,所以這個比例還是大幅度下降。二是以前貪污的、浪費得多,現在趴在賬上的滯留資金是主要的。第三個是以前在市縣層面也比較多,現在主要是在鄉村兩級。我們的資金監管要根據這些新發生的變化,要調整方向,重點要向基層延伸。基層延伸首先要加強教育,要普及知識,要讓老百姓了解這個制度。所以,現在我們要求每個縣建立扶貧資金項目數據庫,把項目、資金進行公示、公告,要自覺接受社會基層和群眾的監督,這樣一監督,他就會收斂一些。

      另外,實事求是講,資金大量增加,中央和省級撥付速度加快了。但是,縣里在我們基層鄉村做產業項目的時候,能力還是有一些不足的,基礎不是太扎實。所以要培養基層干部的能力,這也是重要的方面,把這個錢花好,怎么花錢,這都是出現的一些變化,我們還有不少監督的手段。

      第三,嚴格查處,發現一起查處一起,絕不姑息。帶電的高壓線不是一種宣 示,是一種要求,是一種做法。我手頭有一個數據,紀檢監察部門2016 年查處了16000 多個問題,處理了19000 多人,檢察院系統處理了1800 多人,省級發現的問題處理了100 多人。財政部、扶貧辦去年搞了一次集中的檢查,處理了1000 多個問題、1000 多人。我們國務院扶貧辦還有一個“12317”監督舉報電話,開通兩年來,收到1 萬多個電話。我們希望通過嚴查嚴管,把扶貧的錢用好,發揮它的效益。我們也請社會各方面都來監督,大家共同樹立一個信心,一定能夠把這個錢用好。謝謝。

 

      記者:請問劉主任,我們在采訪當中會發現這樣的情況,不少地方把扶貧基金投資給企業,企業再分紅給具體的貧困群眾,貧困群眾似乎在這個過程當中沒有參與感,這種現象在全國是不是普遍?未來如何提高這些群眾的參與度,真正讓他們有致富的技能?此外,我們感受到物質扶貧似乎已經很多了,那么精神扶貧應該如何推進?謝謝。

 

       劉永富:發展產業脫貧仍然是精準扶貧、精準脫貧的主攻方向,最終還是要靠發展產業來脫貧。易地扶貧搬遷,光搬走還不行,得發展產業才能增收,即使是出去打工如果沒有產業你上哪里打工?所以必須要靠發展產業來脫貧。

    企業是市場的主體,它對市場風險的應對做得比較好,比較有經驗。所以還是要在發展產業當中發揮企業的帶動作用,貧困戶的知識技能很難辦起企業,得跟著企業走。企業在發展過程當中履行社會責任,幫助窮人。貧困人口是脫貧的主體,企業就是發展產業的主體。所以我們的扶貧工作確實政府要引導,但是仍然要市場來運作,窮人要參與、企業要帶動,要形成這么一個好的機制。

    但是,各地在探索過程中,有的做得好,有的做得可能會差一些,就出現了你說的這些問題,就是把它搞簡單了,簡單粗暴操作,把錢給你,你就給窮人發錢,我們不主張這個,這個要逐步糾正。企業可以按照國家扶貧的政策享受一些信貸等方面的支持政策,它必須把貧困人口帶動起來,要讓貧困人口在他的企業里通過自己的勞動能夠脫貧致富,這是我們要的一個機制。謝謝。

 

     記者:在過去的幾年扶貧工作中,向農村派駐了很多駐村工作隊和第一書記,這些下派的干部為貧困地區的發展做出了很大的貢獻,但是也有一些有水土不服的情況。請問,我們下一步的扶貧工作中有哪些措施?如何讓這些駐村干部能夠更好地和扶貧工作相結合,激發出農村的內生動力?謝謝主任。

 

    劉永富:向貧困村派駐村工作隊是脫貧攻堅的一項重大措施,是黨中央決定 的。就像我們派過土改工作隊。這一次向所有的貧困村派第一書記和工作隊,就是因為貧困村缺乏人才、缺乏資金、缺乏干事的人,所以把這個駐村工作隊派下去, 幫助他們脫貧,在脫貧的過程中,把當地的村兩委帶頭人再培訓出來,若干年以后,我們完成了脫貧攻堅戰,駐村工作隊撤走,留下一支不走的工作隊,培養當地的 人才,包括貧困村人才回流,是這樣總體的安排和設想。

      這些駐村工作隊員都是響應中央的號召、黨的號召、政府的號召,申請到村里去幫忙,他們都是滿腔熱情,在單位絕大多數的同志都是表現優秀的好同志。但是,這個事情不是因為你主觀愿望想干好就能干好的,既有自身的條件,又有外界的條件。所以去了以后,多數很好地發揮了作用,有的還得到了提拔重用,有的甚至留下來,有的離開的時候老百姓不讓走,戀戀不舍,最后又留下來了,有的一干就是三五年。確實有一部分去了以后主觀的想法和客觀的實際有差距,有一些城市的孩子沒到農村去干過,即使是農村的孩子,現在讀書、考大學,有一些農活也不會干了。所以,老百姓有一個認可的過程,他也有一個適應的過程。至于你說的有個別人有一些不良行為,那是少數,不代表主體。對好的提拔,對不太適應的我們把他換回來,有的省去年一年換了1000 多人,對個別影響駐村工作隊形象的也給予了處理處分。所以,一粒老鼠屎壞一鍋湯也是有的,但這項工作的主流趨勢是好的。謝謝。

 

——本文摘自《讀懂中國》

 

<<返回列表    <<返回首頁

重庆欢乐生肖正规吗